肆恣

阿罗拉!pm智天下第一!

【奇巴纳智】秘密关系(1)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内容警告



•CP向:奇巴纳智



•我流Fork/Cake设定逆AU



•删了多少内容,才换来的过审(泪目)









奇巴纳在幼年时,就已经知晓了自己身为Cake的事实。



在正式参加迦勒尔联盟赛之前,七岁的奇巴纳曾经被送到冰系道馆参加特训,威严和温柔并存的美蓉小姐成为了他的临时监护人,给予他严苛训练的同时,也会在空闲时间带着他出去玩。



袭击是在某天回道馆的路上发生的。



年幼的奇巴纳被美蓉牵着手一起说说笑笑走在街道上时,行人中一个面容枯槁的女人在和他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突然从包里抽出尖刀,不顾一切地扑向了奇巴纳。



谁都没有料到会在密集的人群中遭到袭击,四周响起了尖锐的尖叫声。情急之下,奇巴纳下意识地拿手格挡,虽然美蓉立刻反应过来推开了他,但奇巴纳还是感觉到手臂一凉,女人手中的刀在手臂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血腥味瞬间飘散在空气里瞬间,而这股味道似乎刺激到了歹徒,她如同丧失了理智一般挥舞着刀想要再度向奇巴纳冲去。



但美蓉这次没有给他机会,在她的指挥下,雪绒蛾席卷这冰雪风暴毫不留情地发动了攻击,直接将那个女人冰封起来。



闻讯赶来的警察趁此机会一拥而上,控制住了那个歹徒,被按倒在地的歹徒疯狂挣扎着,双目赤红,脸贴着地面如同野兽一般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死死地瞪着他,似乎只要能靠近奇巴纳,怎样都无所谓,



那是奇巴纳第一次见到Fork。



彼时的他惊魂未定地捂着伤口坐在地上,还未从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中回过神,就连美蓉也失去了一贯从容的姿态,不顾一切地将他揽入怀中,急切地询问他有没有事。



不过奇巴纳很快恢复了起来,他使劲摇了摇头,甚至反过来用颤抖的声音安抚美蓉他没事。



救护车呼啸而来,将那时候只是个孩子的他送进了医院,医生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精密的检查,终于得出了奇巴纳Cake的身份。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美蓉一脸严肃,和奇巴纳一起坐在医生面前。



Cake与Fork都是极其稀少的存在,只占据人口的1%,觉醒的时间也有个体差异,奇巴纳这种已经算是过早的觉醒。



Cake对于Fork是食物一样的存在,Cake的体液与血肉,身体的一切都对Fork是无上的美味,也只有Fork才能闻到属于Cake身上散发的香味。



对于Fork来说,Cake拥有致命的吸引力,长期吃不到Cake的Fork会一直活在饥饿的痛苦中,甚至丧失味觉,最终就会像奇巴纳所遇到的这种一样失去理智袭击他人。



Cake与Fork他们就像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关系。



听到医生的话,奇巴纳趁美蓉不注意,好奇地舔了舔还在流血的伤口,舌头卷起温热粘稠的鲜血,入口是满是腥甜。



到底哪里好吃了?



奇巴纳泛着恶心呸了几口,皱着眉头四处找水,还好那股奇怪的味道很快从嘴里褪去。



随后他就被美蓉揪去包扎伤口了。



无论奇巴纳接受与否,他都必须以Cake的身份活下去。虽然听起来作为Cake很惨,但他还不至于为此哭鼻子。下定决心要成为迦勒尔最强冠军的他,已经决定什么困难都要克服,奇巴纳坚信他不会让这个身份成为阻碍。



不过除了美蓉小姐,他没有再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而抱有相同想法的美蓉也意识到奇巴纳必须要拥有保护自己的强大实力,所以特训的严苛程度也上升了几个等级。



这样的奇巴纳,在十岁结束迦勒尔联盟的首次旅程后,他的实力已经让他成为了迦勒尔最强的道馆馆主。



“扔出去,铝钢龙。”奇巴纳打了个哈欠。



收到命令的搭档毫不留情地将袭击者丢出了门外,被辽太打电话通知的警察已经到达了门外,不费吹灰之力的逮捕了对方。



“奇巴纳先生的疯狂粉丝真是让人头疼啊。”辽太忍不住发出感叹。刚才发生的一幕着实惊险,完全没想到会有参加道馆战的挑战者对馆主发动袭击。不过更让他惊叹的是奇巴纳的反应速度。那个男人还没能靠近他,就已经快速被放倒,丢出门外,动作堪称一气呵成。



“是啊。”奇巴纳不置可否。



外人都以为是疯狂的粉丝,只有奇巴纳知道仅仅是因为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就失控的Fork。长大之后,偶尔会像这种情况有Fork袭击,但对于现在的奇巴纳来说,已经像是处理苍蝇一样简单。



Cake这个词语似乎总会给人营造甜腻腻和软弱的错觉。



但即使单看外表,任何人都不会将奇巴纳与猎物联想到一起,反而只会将他视作自然界最顶尖的掠食者。



实力与颜值并存的龙系馆主,悠闲的外表下隐藏着利爪与轻易撕碎敌人喉咙的牙齿,所有人都默认奇巴纳是盘踞在拳关市的一条巨龙,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



当奇巴纳认为自己可能余生都得处理Fork这种失控的怪物时,他在舞姿竞技场遇到了那个少年。



虽然小智自身没有发现,但奇巴纳身为Cake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变化。



很不幸,像是被他触发一般,小智埋藏在灵魂里的一部分过早开始觉醒。












小智最近食量剧增。



“小智好像最近特别饿啊。”



“欸,有这一回事吗?”小智拿起叉子将一个可乐饼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道。面前盘子里是堆积如山的可乐饼,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人能吃完的份量,然而这对小智来说已经是第三盘了。



即使已经习惯了小智的食量,目睹一切的小春和小豪还是为这夸张的画面面面相觑。



自从上次从迦勒尔回来,小智就变得非常容易饿,虽然他之前也饿的很快,但这次似乎非比寻常,像是身体里面的某一部分发生了变化,即使填饱肚子,胃还是向他的大脑传达着饥饿的讯号。



好饿。



今晚又是小智在床上翻来覆去,被饥饿感折磨得睡不着觉的一晚。



想要被满足,无法被满足。



无论吃下多少东西,身体深处仍然有不满足感在涌现,想要进食的欲望无法停下。



即使被外人如此提醒,小智还是对此毫无自觉,无法探明原因的小智只能单纯将一切归结于最近的特训量比较大,所以容易饿,那就只能多吃点了。



为了摆脱这份莫名的饥饿感。小智和他的宝可梦们一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特训之中。



直到他再次见到奇巴纳。







小智第三次踏入宫门竞技场,已经是截然不同的身份。这将是他在高级球级别的最后一场比赛,只要赢得这场比赛,他就可以顺利进入大师球级别,挑战丹帝。小智已经为此精心准备了好几天。



在通往比赛场地的道路口,他再次遇到了奇巴纳。奇巴纳似乎在专门等待着他,当小智抱着皮卡丘兴奋地跑向他的时候,再次闻到了当时在舞姿竞技场那股奇异的香味。



想吃。



胃立刻发出咕咕的叫声,小智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肚子。明明刚刚才吃过饭,即使小智一贯粗神经,也为此刻肚子响感到不小的困扰。



原以为那是属于蛋糕或者霜奶仙的香味,现在看来更像是从奇巴纳身上飘来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奇妙香味,能让小智联想到从前吃过所有的美味佳肴,为此他感觉自己饿得更快了。



如果能吃掉就好了。



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小智一跳,为了摆脱奇怪的想法,小智努力甩了甩头,他好奇地看向了奇巴纳,“奇巴纳先生,好久不见,你是有用香水吗?你身上有非常好闻的香气。”



小智用夸张的动作试图比划出那股香气有多么美妙,这成功逗笑了奇巴纳,他靠在墙上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欸,小智你果然能闻到吗?”



奇巴纳先生的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小智不解地点了点头,这是当然的啊,我最近没有感冒,能闻到很正常。



是吗,奇巴纳勾起了一个笑容,突然话题一转,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如果你成功进入大师球级别,那我会在今天给你奖励。”。



奖励?那是什么?小智眨了眨眼,并不理解奇巴纳为什么要这么做,被躁动的饥饿感折磨得他有点难以集中精神。但是这都无所谓,为了进入大师球级,这场战斗的胜利,他说什么都要拿下。



而他也是这样告诉奇巴纳的。



“那么,本大爷就必须祝你好运了。”



奇巴纳弯下腰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大人的拥抱说不出的温暖和厚实,几乎将小智整个人包裹住。但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这里。



好饿。好想吃。



埋在奇巴纳修长的脖颈处,被那股奇妙的香气包围,小智完全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微微张开嘴巴,脑海里只回荡着“咬下去”这个念头,小智的呼吸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重,汗水几乎打湿了他的T恤,他闭着眼努力压抑着这股奇特的冲动,指尖却不自主深深陷入了奇巴纳的衣服里。



奇巴纳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只是用慵懒的腔调呼唤他的名字,“小智?”



奇巴纳的声音让理智再度回到了小智身上,意识到哪里不对的他猛然捂住嘴,张皇失措的推开了奇巴纳。



“对,对不起,奇巴纳先生!”在奇巴纳有些惊讶的眼神里,小智瞬间涨红了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那样做,只能慌慌张张地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没事的。”奇巴纳好像并不怎么在意,直起身,又挂上了往常无害的笑容,他拍了拍小智的头,“那我们比赛结束见。”



看着奇巴纳离去的背影,小智使劲拍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对战上。



是时候开始了,场外已经开始响起欢呼声。



“好!我们上吧,皮卡丘!”













比赛终于以小智胜利告终。



皮卡丘他们被送去宝可梦中心休息的时候,奇巴纳就找到了小智。



“恭喜你进入大师球级别。”为他感到高兴的奇巴纳和小智交换了一个击掌,“那轮到本大爷兑现我的诺言了,今晚的晚餐我请你。”



小智发出一阵欢呼,他早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那我们走吧。”奇巴纳指了门外,钢铠鸦出租车已经在外面等待了许久。



“但是皮卡丘他们……”



见小智有些迟疑,奇巴纳摆着手让他放宽心,“我已经给乔伊小姐说了,等治疗结束后,就直接送到拳关市,你到时候直接在拳关市宝可梦中心接他们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



一开始,上了车小智一直在兴奋地俯视迦勒尔的夜景,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言语里满是皮卡丘没看到这幅美景的遗憾。奇巴纳坐在他的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



期间小智的肚子一直在叫,直到发出的咕咕声已经大到了两个人完全无法忽略的地步。



“小智很饿吗?”



“是啊,奇巴纳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非常饿,”小智不好意思地笑了,“所以非常感谢你请我吃晚餐。”



“那你,想吃掉我吗?”



奇巴纳突然语出惊人,让小智神色慌张起来,他以为自己的不对劲引起了奇巴纳反感,纠结了一番后,乖乖低下了头承认自己的错误。



“对不起,奇巴纳先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小智内心发出小小的哀嚎,希望奇巴纳不要将他当作怪人。



“你知道Fork和Cake吗?”奇巴纳微微一笑,简单描述起了两种人的特征,他们之间无法共存的关系。



“而你,小智你就是Fork,”奇巴纳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而本大爷就是Cake,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无时无刻都在饥饿,又什么一靠近我就想吃掉我。”



狭窄的车厢陷入了安静的沉默,小智在陷入某种震惊之后,消化了整个事实,他很快用坚定的眼神看向了奇巴纳。



“我明白了……别担心!奇巴纳先生,我会控制住自己,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为什么你会有能伤害到本大爷的错觉呢。



小智出乎意料的第一反应让奇巴纳忍俊不禁。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首先想到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的确是至今为止所见到的截然不同的Fork。



但是——



真的能做到吗,奇巴纳撑着脸带着莫测的笑容看着小智,一只手抚住小智的脸颊。小智没有躲开,那股好闻的香味和饥饿感让他根本做不到避开奇巴纳。



奇巴纳能感受到肌肤下的一阵战栗。在和他单独相处的这段时间,小智一直在努力隐忍和抑制自己,但是在进一步的亲密面前,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只能紧闭着眼睛将脸颊贴在奇巴纳的手心,试图稳定开始紊乱的呼吸。



这样的意志力几乎让奇巴纳拍手称赞。过去遇到过的Fork几乎在靠近他的那一刻就完全失控,从来都没有人像小智一样,无论他怎么靠近,始终都保持最后一丝理性。



但是就像你永远无法让狮子吃素,人类永远无法克制生存的本能。



小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



“奇……巴纳先生,很抱歉,但是我还是不过……去了比较好。我先下车吧。”在小智看来,唯一不让自己伤害奇巴纳的方法,就是自己能离开多远就有多远。



面对说话都费劲的小智,奇巴纳淡定自若地放下了手。



“如果本大爷说,允许你可以伤害我呢?”



伴随着奇巴纳的声音落下,钢铠鸦发出一声啸叫,出租车的车身猛然一震,他们终于抵达了拳关市。下了出租车再走几步,就是奇巴纳的居所。



奇巴纳率先一步打开门下了车,邀请一般向小智伸出了手,声音极具诱惑,“来吧,小智,我还欠你一顿晚餐。”



小智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无法将视线从奇巴纳的身上移开。他很饿,无法控制的饥饿。他想要循着香味走向源头,用牙齿撕开奇巴纳的喉咙,吃掉他的全部,将血肉和骨髓融于自己的灵魂深处。



但这是不对的,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他应该转身离去,而不是任由奇巴纳先生牵起他的手。



小智突然明白了奇巴纳说的晚餐所指什么。



踏入奇巴纳住所的那一刻,小智就单膝跪地,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喘息着,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里只有属于cake的香气在弥漫,将他周身紧紧包围,悄无声息地渗入他的细胞,勾起他深藏在心底的渴望。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小智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身体不受控制地在战栗,他闭着眼紧紧抱住双臂,极力克制自己的进食欲望。



“真是很努力了呢,”奇巴纳干燥的手指插入小智湿淋淋的发丝,他温柔地安抚着怀里喘息着的幼兽,入手丝滑而柔软,他心情愉悦地梳开一个个发结



“我说过了吧,我会给你奖励的。”



在小智湿润的目光里,奇巴纳微笑地割开了自己的手掌一个口子,属于Cake的甜美的香味在空气里又浓郁了几分。



小智急促地呼吸着,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那是狩猎的前兆,在血液香气的再度刺激下,他身为猎食者的本能被彻底激发。但原本作为猎物的一方却惊讶地发现,猎食者的目光充满了哀求与抗拒。



“……不。”



“哈?”



奇巴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离我…远点……拜托了………”



每一个字都是艰难得从声带里挤出,小智胡乱推开面前的手,向后挪动,试图要自己让远离奇巴纳。



小智在恐惧,恐惧咬下后将会发生什么,如果他因此失控,自己会变成一个怪物吗?



属于狩猎者的捕食欲和人类的理性在做着最后的斗争。



他死死地压住自己的胸口,仿佛这样就能抑制住自己的冲动,而奇巴纳知道那样只是单纯的心理安慰。



在小智的眼里,他看到了如雾气一般蔓延开来的渴望。



当然,那并非源自「爱欲」,仅仅只是「食欲」。



但是它们又何其相似,无非是「想要」、「占用」和「吞下」。



而他所需要做就是将它点燃。



奇巴纳咬破了拇指,温柔地拂过少年颤抖的嘴唇。血液渗入了少年的味蕾,唇齿间染上了宛如玫瑰一般鲜艳的血色。



他想看到那份欲望熊熊燃烧的模样。










【Tbc.】






评论(9)

热度(256)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