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恣

阿罗拉!pm智天下第一!

【奇巴纳智】秘密关系(4)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内容警告



•CP向:奇巴纳(Cake)x小智(Fork)



•我流folk/cake设定逆AU



•如果你觉得中间为什么有点不通顺,问就是我删了大概400字描写(远目)



[1] [2] [3] 










“小智,你确定你没问题吗?”



大师球比赛前的休息室里,艾莉丝放下手中的茶杯,给了对面的少年一个担忧的眼神。



从她和少年见面的第一眼起,艾莉丝就从小智难看的脸色中察觉到了不对劲,在聊天中更是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时常说着话就停下,然后呆呆地盯着前方,如果没有她出声提醒,就根本意识不到刚才走神了。



“别担心,艾莉丝,我很好”小智深吸一口气,尽管脸色苍白得可怕,但他还是在不断安慰自己的朋友,“和你的这场比赛,我一定会全力应战的。”



但你的模样可不像很好。艾莉丝想要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头,却被小智刻意避开了,她的忧虑又平添了几分。



“我们可以推迟这场比赛,等你身体好一些再说。”



“没事的。"



小智的意志很坚定。艾莉丝还想要劝些什么,就听到门外有人提醒她该进行赛前准备,踌躇许久后,她才在小智“不要担心”的笑容中,依依不舍地离开。



迦勒尔联盟为了保证他们能够得到充分休息,为每个进入八大师的训练家都准备了专属的休息室,而此刻皮卡丘他们被送去宝可梦中心检查,前来做客的艾莉丝也离开了,空荡荡的休息室只剩下了小智一个人。



他终于不再强打精神,软软地倒在了座椅上。



正如艾莉丝所观察到的,他的状态很不好,非常不好。



自从上次一别,他已经二个多月没有和奇巴纳联系了,说好的一月一次见面的约定也被小智故意忽略掉了,当然这段时间内奇巴纳也未给他打过电话。



失去了奇巴纳的帮助,Fork的本能给他带来的痛苦已经让小智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即使吃再多的东西也无法被填满的饥饿感几乎将他逼到绝境,小智变得经常失眠,而长时间缺少Cake的喂食,他的味觉也在几天前就彻底消失了。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让他很快衰弱下去,所以他最近的脸色才如此苍白。



虽然知道只要拨打一个电话求助,那边一定会欣然同意帮忙,但小智还是固执地将这份痛苦独自吞下。



他只是心底在隐隐恐惧,恐惧在和奇巴纳面前会逐渐失控的自己,同时也恐惧在那份奇巴纳施加于他身上远超承受范围内的快乐。



但小智也同时明白,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自己不止虚弱和脸色苍白这么简单了。



“要不要和奇巴纳先生联系呢?”



小智深呼一口气,捏着洛托姆手机,内心开始天人交战,食指犹豫地放在了拨号键上,又移开,反复几次后,看着通讯录上奇巴纳的名字,小智泄了气,准备将洛托姆手机扔在一旁不再管,专心应付最重要的对战。



然而,身后突然有谁伸出了手,替他按下了拨号键,小智眨了眨眼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背后就传来了属于另外一个洛托姆手机欢快的提示音,“小智来电!小智来电!”



与声音一同到来的,是那股刻入骨髓般熟悉而诱人的香味。即使已经许久没有闻到那股味道,身体还是下意识做出了反应。



好想吃。



肚子擅自发出“咕咕”的委屈叫声,提醒着自己的主人是时候进餐了,小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来人是是谁自然已经揭晓。



小智“哇唔”惨叫了一声,从椅子上掉了下去,爬起来就发现奇巴纳果然已经站在他的背后,饶有兴趣地审视着他。



“哟!小智,许久不见。”



“好久不见,奇巴纳先生……”小智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为什么会在这里……!”



话一出口,小智就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无论是是作为迦勒尔顶尖道馆馆主,还是作为八大师的第七位,于情于理奇巴纳都会出现在宫门竞技场,更何况他本人也酷爱宝可梦对战,自然不会错过观看顶尖级别对战的机会。



果然奇巴纳对小智的话不置可否。



“本大爷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联系我?”奇巴纳晃了晃手中的洛托姆手机,“小智你的确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Fork,没人像你一样能在品尝到cake的味道后,不发狂不袭击其他Cake坚持这么长时间。”



他毫不掩饰自己话语里的赞美,但可惜的是,奇巴纳说的一长串话小智一句也没听进去,他闭上眼努力压抑着自己,属于cake的香气在不断刺激他的感官,让他心烦意乱,脑海里试图想要遗忘的那晚记忆开始不受控制地浮现在眼前。



他的呼吸声开始逐渐加重,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奇巴纳仅仅站在那里,小智就感受到了身体的某一部分开始脱离自己的掌控,他苦苦制止住想要扑上去的冲动。



好饿,好饿,好饿。



“……小智?小智!你还好吗?”



奇巴纳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小智猛地睁开眼,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的,奇巴纳先生请不要担心,我很好。”



他悄悄拉开了和奇巴纳的距离,努力维持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但少年伪装得还是太过拙劣,奇巴纳轻而易举地看穿了他的伪装,窥视到了他眼底下潜藏的躁动不安。



“别忍耐了,即使是这样的你,也快要到极限了吧。”



奇巴纳挑了挑眉毛,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对方。他故意向小智逼近,少年不得不为了压制住自己的冲动而狼狈地一直后退。



“没事的,在我的面前你可以遵从本心,Fork永远无法拒绝Cake,换言之,本大爷对你具有绝对的吸引力。”



“……不,谢谢你奇巴纳先生,但是我真得很好,什么事都没有。”



即使如此,小智还是他面前硬撑着不服输。



真是倔强啊,奇巴纳心里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但是——



“吃糖吗?”



奇巴纳突然错开话题,小智一怔,还没给出答复,就被他不由分说地将一颗糖果塞进嘴里,小智胡乱嚼碎吞下,勉强给出了一个笑容,“很甜,非常好吃。”



“是吗?这是浓缩茸丹果果汁做出的糖果,除了宝可梦,本大爷还没见过有人面不改色吃下它呢。”



奇巴纳平静地看着他。



茸丹果,宝可梦喜爱但是人类无法轻易下咽的味道极苦的树果。



被轻易地拆穿了。



小智咬住嘴唇不做声,他已经被一步一步逼到墙边,退无可退。



“味觉都丧失了,小智你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你也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干扰比赛吧。”奇巴纳瞄准了小智的命脉,斩钉截铁地做出了判断,“更何况再这样下去,不止影响比赛那么简单,你想上街袭击其他cake吗?”



小智呼吸微微一滞。



的确,丧失理智去伤害人什么的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还有比赛,他已经一路奋战到了现在,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这种毫无道理的事情输掉,的确会非常不甘心。



内心经过激烈斗争之后,小智最终温驯地垂下了头。



“………麻烦你了,奇巴纳先生。”



得到想要的答案,奇巴纳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乖孩子,会喂饱你的,毕竟不能影响到重要的比赛。”



不过离比赛开始只剩一段时间,采用稍微粗暴一点的方式速战速决吧。



这么想的奇巴纳咬破了舌尖,俯下身,抬起小智的下巴,给了他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吻。



与上次截然不同的喂食方法让小智吓了一大跳,他往后猛地一退,背上却撞上了硬邦邦的墙壁,奇巴纳自然也不会让他逃掉。



唇齿相依间属于奇巴纳的血液融入他的味蕾,瞬间化为了甘甜的滋养,丧失了多天的味觉再度苏醒,足以让人上瘾的味道霎那间俘获了他紧绷着的神经,他已经三个月没有进食,被折磨许久的胃终于在此刻得到了渴望已久的满足。



但是只有这点还不够。



好饿。



好香。



想要更多。



肾上腺素在快速分泌,Fork的本能叫嚣着占据了上风,终于压倒了剩余的理智。饥饿感得到了满足,却也在渴求更多。如果是从一开始就未品尝过来自cake的滋味,或许还能坚持住,但此刻的小智已经无法止住那份渴望,他丧失了抵抗的想法,反而开始沉溺于大脑传递而来的快乐。



小智下意识地抓住了奇巴纳的衣领,踮起脚尖,在意识迷离间主动配合了这个吻。但小智终究是对“吻”这个概念一无所有,本身的经验也是空白,所以只是充满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轻舔着奇巴纳流血的舌尖。小智依靠着fork的本能追寻着源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行为是何其的具有暗示性。



对面的主动让奇巴纳微微一愣,但很快从小智失了焦距的瞳孔中意识到现在的他只是单纯被本能驱使。



抗拒这种行为又不得不进行。



渴望着,但又压抑着自己的本能。



但是又能忍耐到什么时候呢?



啊啊,等他清醒过来的话,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话,一定会非常有趣。



内心的焦躁不安在逐一被填满,如蚂蚁噬咬般的饥饿感慢慢褪去,小智的理智也开始慢慢复苏,直至听到奇巴纳喉咙间传来的低声轻笑,小智才突然如梦醒初醒般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脑海里有什么炸开了,羞耻心瞬间被点燃,小智挣扎着想要离开,而奇巴纳似乎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反扣住小智的后脑,一改刚才的温柔,略带压迫性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小智快要窒息,才堪堪分开。



一吻结束,奇巴纳并未结束对小智的束缚,反而将额头亲密地抵在小智的额头上。



“怎么样,你还饿吗?”



如果形容现在的奇巴纳,最合适的比喻并非是龙,而应该是伊甸园的蛇,具有蛊惑力的话语在不断引诱着少年吃下禁果。



“已…经够了!所以住……住手,奇巴纳……先生…!”



小智已经彻底恢复往日的模样,刚才展现在奇巴纳的一切都仿佛是某种甜蜜的错觉。喘息的间隙,小智拼命摇了摇头,他无法摆脱束缚,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拒绝。



即使这个时候,小智还没忘记敬称。



这样很好,但并不让奇巴纳满意。



没想到会这么快恢复理智,但是没有关系,将这份理智摧毁殆尽的过程总让人无比享受。



他想看到那份坚强剥离后的脆弱,也想看到那份屈服于快乐的无措。



“但你好像还是很饿的样子。”



奇巴纳无辜而戏谑的声线没给小智拒绝的机会。当然,就算小智给出了答案,无论拒绝与否,奇巴纳也只会给出同一个回应。



按住小智的双手,他毫不犹豫地再度吻了下去,将少年所有的声音一并吞下。



分开,靠近,再分开,再靠近。



只有片刻的喘息空间。



只允许片刻的喘息空间。



不许拒绝。



你已经主动过了,所以现在该我了。



在奇巴纳不断进攻之下,让本就不擅长防守的小智逐渐到了理智融化的临界点。



直到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才打断了两个人,他们才不得不分开,提早结束了那个吻。



还没从终于结束了的喜悦中走出来,小智就顿感不妙地抬起头,果不其然休息室紧闭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迦勒尔联盟制服的工作人员出现在了那里,男人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



“对…对不起,奇巴纳先生,小智先生,”意识到自己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那个联盟工作人员已然一副吓傻了的模样,声音直发抖,“我,我进来的时候忘敲门了。”



如果现在有人告诉小智,只要一头撞墙上,醒来时之前发生的事都可以变成梦的话,小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照做。



没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完全忘了他们所在的休息室是公共场合这件事的小智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住了,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还有些衣衫不整。



“啊…不…?!等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刚刚只是……!不是,那个总之……!”



电光火石间,小智从奇巴纳的怀中跳了出来,这一次他没有遇到什么阻碍,慌乱整理衣服的同时口中还在结结巴巴地解释,绞尽脑汁地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整个人看上去比闯入者还要惊慌失措。



说是刚刚只是在进餐,对方会信吗,不不,真相反而更离谱。



但相比小智的手无足措,奇巴纳则显得非常镇定。



他从容不迫地收回了撑在墙上的手,整理好被扯皱的衣领,这才有时间丢给闯入者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微笑。



“你好,安东尼,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小智完全没想到奇巴纳轻松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而奇巴纳的话提醒到被称为安东尼的工作人员,他如惊醒一般想起来了交付给自己的任务,““奇巴纳先生,我是…我是来给小智先生送宝可梦的。那个,小智先生,你的宝可梦已经调整到了最好状态,请安心比赛。”



说话间,他从门外拉出了推车,红色的软垫上皮卡丘正坐在那里,同时他的旁边还静静躺着5个精灵球。



“皮卡丘!大家!欢迎回来!”



“皮卡皮!”



小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走了一大半,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双手,他的搭档兴奋地跳到了他的怀里,蹭起了他的脸颊。



也就在扑到小智怀里的那一刻,皮卡丘就敏锐地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他疑惑地嗅了嗅小智,又瞅了瞅奇巴纳,为什么小智身上会有这个男人的气味,皮卡丘的耳朵警觉地竖了起来。



在皮卡丘和小智亲昵拥抱的同时,安东尼的脑海里也在进行激烈的斗争,恐惧已经无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他无比悔恨自己为什么刚才会没敲那一下门。



安东尼清楚地知道以他刚才看到的画面,传出去的话足以占据迦勒尔地区和阿罗拉地区一个月的新闻头条,不,甚至还得连带上关东地区,联想到之前看过的小说和电影情节,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安东尼很快得出结论:



——会被灭口的吧。



他发誓,如果今天能活着回去,“开门前一定要敲门”就是今后一辈子的座右铭。



想到这里,安东尼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欲望。



“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



“别担心。”



奇巴纳的反应却出乎安东尼意料的淡定,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微笑地走过去拍了拍安东尼的肩膀,而拍下去的那一刻,安东尼哆嗦了一下,差点双脚一软跪了下去。



“你不是还有工作吗,去忙吧。”



龙系道馆馆主轻飘飘的一句指令让安东尼如蒙大赦,他连忙向小智和奇巴纳鞠了一躬,留下推车径直跑了出去,消失前一刻还不忘贴心地检查门是否关严了。



看着对方逃跑似的背影,小智无力的捂住脸,好半天才开口,“奇巴纳先生,太过分了。”



“你在说什么!”奇巴纳义正言辞地反驳,“接下来你不是要和合众冠军对战吗,本大爷可是帮助你集中精神,这是为了你好。”



你最好是。



“奇巴纳先生你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干扰啦!”小智咬牙切齿,最糟糕的是,鼻腔里仍充斥甜橙的香气,若有若无的诱惑着他。



果然和奇巴纳先生单独呆在一个房间是个错误的决定。



不过还好由于刚才的喂食,小智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血色,奇巴纳对小智的吸引力减弱了不少,他不至于再像刚才那样失控地扑上去。



但是一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小智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再度沸腾起来,他抱着头,发出小声的哀嚎,虽然小智努力不让自己去多想,但还是于事无补。



一无所知的皮卡丘满是不解地蹭了蹭他的脸,“看样子好像错过了什么”这么想的皮卡丘想要安抚他的情绪,但即使这样小智还是羞耻地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



然而造成一切罪魁祸首毫无波动,甚至还把脸凑得更近。



“饿着肚子的话你没办法全力战斗吧!”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刚才被人看到了啊!”



小智恨不得光速逃离迦勒尔,如果可以,逃离这颗星球也在考虑范围内。



“你说安东尼?没事的,他不会说出去的。”



“欸?!”



“安东尼虽然是迦勒尔联盟的工作人员,但是他属于临时抽调,本人还是隶属于拳关市竞技场的。”



“也就是说……?”



“本大爷是他的直属上司啦。”



奇巴纳用舌头顶了顶上颚,被咬破的舌尖已经不再流血了。



“而且,即使安东尼说出去,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没有照片,没有视频,也没有录音,只是他的一面之词,随随便便就可以否定掉。”



说这番话的奇巴纳眼睛都没有眨,作为迦勒尔最具人气的大明星,他对于处理这些事极其富有经验,本身在日常中就会有各种绯闻传出,真真假假,大部分迦勒尔人已经对这些消息见怪不怪,甚至津津乐道。



难怪奇巴纳先生根本不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小智歪了歪头,“奇巴纳先生……为什么我感觉你非常对于处理这些事非常熟练啊?”



“有吗?”奇巴纳无辜极了,“太受欢迎了不是本大爷的错啊。”



见小智还是一脸悲痛,奇巴纳笑着露出小虎牙。



“还是说,这样就能干扰到你的思绪了?太可惜了,等会输了的话本大爷一定会好好安慰你的。”



奇巴纳假装遗憾地摊了摊手。



“怎么可能!”虽然是简单的激将法,但小智还是轻易上钩了,注意力轻而易举地被调开。他立刻大声否认,信心十足地举起了拳头,“奇巴纳先生,你好好看着吧,这场对战我绝对会赢的。”



“那本大爷拭目以待。”



得到了想要的效果,奇巴纳满意地点了点头。洛托姆手机的闹钟也及时响起,提醒着他离比赛正式开始只剩半个小时了。



“那这里先走了,”奇巴纳拉开了休息室的门,“接下来好好加油哦,小智。”



“等一下…!”



快要关门的时候,奇巴纳突然被小智叫住了,望过去就看到了一张无比纠结的脸。



小智深呼吸一口,终于鼓起勇气。



“那个………唔……虽然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你,奇巴纳先生。”



关于这一点,奇巴纳很喜欢小智总是在某些地方意外的坦率。



奇巴纳比了一个电话的手势贴在耳边,微笑着用唇语无声地重复着“记得之后联系我”的口型。



“才不会呢!”



小智发出了同上一次一样的激烈反驳。



奇巴纳的笑容不减,真可惜,不过我们都知道结局会如何。



“会等你的。”






【Tbc.】





评论(13)

热度(20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