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恣

阿罗拉!pm智天下第一!

【All智】不和人睡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


•CP向:All智



搞笑无逻辑文!!全员角色性格崩坏ooc注意!



不看也不会影响本篇阅读的前篇 










1.小茂&真嗣&小智的场合






摆在小茂和真嗣面前的情况简单明了:一张大床、一扇打不开的门以及一个还不明白问题严重性的队友。



而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达成固定条件从这个房间里出去。



又一次。



……所以说为什么又被卷入了这种情况啊!



小茂几乎要气炸了,他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纸条揉成一团,狠狠摔在了地上。而真嗣更是一脸阴云地盯着那个纸团,他快速拉开了距离,仿佛那不是纸团而是个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会要了他们三个人的命。



虽然真实情况也差不多如此了。小茂和真嗣两人忍不住看了一旁和皮卡丘坐在床边摇晃双腿的小智一眼,记忆又瞬间回到了那天。



因为上次莫名其妙进入了所谓的「喝下四十瓶x药才可以出去」的房间,对战落败导致他们两个不得不各喝下二十瓶x药,在小智误以为他们发烧的情况下扛到了医院进行治疗。如果没记错的话,为此他们付出了住院一个星期的惨痛代价,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治疗冻伤。



想到上次喝下x药后自己的行为,两个人恨不得将相关人士的记忆永远删除。本以为上次的事件已经作为黑历史被封存,谁都不会再提起,结果现在他们又和小智一起被关进了这里,而且出去的条件尺度突然大了很多。



这次是「和房间里的人一起睡才可以出去」的房间。



新的房间,新的条件,新的一轮崩溃。



已经有了上次经验,知道怎样才能顺利离开这里的小茂看着面前的一张大床,内心只感到阵阵无力。



上次事件唯一一个没有遭受伤害的参与者好奇地展开被扔掉的纸团后,在确定出去的条件后,自信地看向真嗣和小茂:“这不是很好完成吗,我们来搞定吧。”



“来睡吧。”小智一脸认真。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小茂和真嗣看向小智的眼神都惊悚起来。

 


“小智,你确定你了解这次的状况?”预感到危机的小茂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真嗣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出不去这间房间,他恨不得转身就跑。



小智信心满满地握住了拳头,“别担心,真嗣,小茂,我非常了解这次的情况。”



真的吗?我深表怀疑。小茂清楚地记着,上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为此挨了一发冰冻拳,然后住院了一个周。



真嗣已经掏出精灵球开始戒备小智的下一步行动。



“一起睡觉?”小茂艰难地吐字。



“嗯哼!”小智已经在脱外套了。



“……但是,我们可是三个人。”



“那我们三个人一起睡吧。”摘下了帽子的小智眨了眨眼,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歧义。



好吧,剧情突然走向了非常不得了的地方。



小智抱着皮卡丘走向床,将皮卡丘放下后,转头看着在原地一动不动如同石雕的真嗣和小茂,异常不解,“你们不脱衣服吗?”



“……你认真的?”真嗣压低了声音。



比语言更容易确定的是行动。见两个人磨磨唧唧不肯动,属于行动派的小智二话不说拉起他们两个就往床边走过去,因为现实过于冲击大脑已经宕机的小茂和真嗣在就这样任凭小智拽到了床上,不,是直接摁在了床上。



鞋子和外套在小智的指挥下脱下,震惊之下,他们的身体都僵硬得可怕。床和枕头都很柔软,但倒在床上的小茂和真嗣却什么也没感受到,只直勾勾地盯着小智。



真嗣被安置在了床的最左边,小智贴心地为他盖上了被子,并且整理好了枕头,他低头的那刻,黑色柔顺的发丝划过了真嗣的脸颊。



超出之前的近距离让真嗣有些不自然地偏过了头,说是内心没有波动是不存在,在这个时候,冷漠的面具都有些难以维持,但他还是制止了自己想要抓住小智胳膊的冲动。



“真嗣。”小智吐出了他的名字。



“嗯。”真嗣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应答。



他对自己这位最不对付也是最强的劲敌感情一向非常复杂。



小茂躺在最中间,小智俯下身为他盖被子的那一刻,小智靠得有些过于近了,小茂能看清他的脸上每一个细节,甚至能数清他低垂的睫毛,T恤下是精致的锁骨,这样的距离,好闻的青草芳香从小智身上轻易传递而来。



这么说起来,在他们被困在这个房间之前,小智是在特训吗?还是在青草地抱着皮卡丘一起打滚?无论怎么想都很有小智的风格。正在胡思乱想中,小智猛然抬起了眼睛,小茂就猝不及防之下闯入了那双金色的眼眸。



他的心忍不住狂跳起来。



Ok,冷静下来,这家伙除了是你的幼驯染以及最初的劲敌以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该死,怎么想都非常特别啊!!



“小茂。”小智眨了一下眼睛。



“小智……?”好不容易小茂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尽力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虽然他的声音听上去还带着颤音。



小智下一步会做什么呢?



“那我睡啦!”小智的声音格外爽朗。



“……哈?”



看着已经安静躺好的真嗣和小茂,小智满意地点了点头,在床的最右边为自己找到了位置,倒头就睡。他盖上了被子,一直耐心等待的皮卡丘立刻钻入了他的怀里,三人共躺的床上,小智就这样抱着皮卡丘舒舒服服地睡在了属于自己的角落。



就这?就这?小茂和真嗣齐齐震惊地看着小智的背影,这发展属实让他们头皮发麻。



“小智……你在干什么?”小茂忍不住了。



“按照要求,和你们一起睡觉啊。”小智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困意,他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你们也早点睡,好梦。”



……倒的确是睡觉没有错啊!!但是这样真的能出去吗?!!开什么玩笑!



原来你以为的“睡觉”就是指单纯的“睡觉”吗?!



小茂和真嗣捂住了脸,羞耻和懊恼已经击败了他们,脑海里循环着检讨自己为什么要对小智怀揣希望。



小茂绝望地转过身,却发现身旁的真嗣已经默默拉上被子,闭上了眼睛。



“你在干什么?”小茂突然发现这个阵营中只剩自己一个人。



“睡觉。”



“你真要尝试小智的方法?!”小茂看真嗣的眼神就仿佛对方彻底失了智了一样。



“不,”真嗣闭着眼冷冷地否决了,“只是以防我会因为今天的经历现在就掐死我自己。”



真是无法反驳的理由。



小茂噎住了,只能为自己盖好被子,无语的盯着天花板,耳旁是小智均匀的呼吸声。随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睡去,前一天还熬夜研究的小茂终究是没能抵挡住困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等小茂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伴随两声巨响,他在地板上猛然睁开了眼,一起醒来的还有真嗣。



他们挣扎的爬起来,看着睡姿扭曲的小智抱着皮卡丘霸占了一张大床呼呼大睡的模样,真嗣和小茂突然同时产生了想挖一个坑把他就地埋了的冲动。



但现在不重要了,因为真嗣和小茂不约而同地听到了熟悉的“咔哒”声。小智也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小茂接近麻木地走到门前扭动把手。



“……门开了。”



太好了。在小智和皮卡丘的欢呼声中,小茂和真嗣面无表情地握住了拳头。



今天这间房子必须死。












2.奇巴纳&小智&丹帝的场合








奇巴纳撕碎了手中的纸条。



“这一次的出去条件是什么?”身后传来了好奇的询问。



上一次「喝下四十瓶x药才可以出去」的房间可谓给奇巴纳和小智留下了惨痛的记忆,奇巴纳回忆起来就一阵头大,他和沙漠蜻蜓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在药效发作前,将小智和皮卡丘送进了医院,还好反应及时,两个家伙只住了一天院就完好地出来了。虽然奇巴纳严重怀疑这完全是小智的超人体质的结果。



本以为事情彻底过去,没想到这一次不仅和小智又困在了房间,出去条件难度升级的情况下,还又多了一个更大的麻烦。



奇巴纳痛苦地看了背后一眼,迦勒尔的冠军大人兼他的劲敌正和小智一起好奇宝宝一样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错,这一次丹帝和他们一起也进入了这个房间。



奇巴纳叹息一声,两人升级三人,反而感觉头更大了。他不得不将这个房间的经历全盘交代给了初次到来的丹帝,希望他能与他们一起想办法出去,当然奇巴纳还是保留了故事中“药水是x药”以及“自己作为靠谱的大人差点失职”这两件事。



“为什么你们之前没告诉过我?”丹帝有些不满。



奇巴纳不敢直视丹帝,虚弱地开口,“你还记得上次小智住院一天吗?”



“嗯?你不是说是因为小智吃了迷光森林的致幻蘑菇吗?”丹帝的记忆开始复苏。



为什么要这么说,小智谴责一般看向了奇巴纳,愤愤表示自己才不是会随便乱吃森林路边东西的人。



不,你就是。非常确信这点的奇巴纳毫不留情地进行了驳回,然后摘下小智的帽子迅速揉乱了他的头发,小智哇哇乱叫,注意力立刻被引开了。



“总之会住院完全是因为只有满足这个奇怪的房间的要求才能出去。”奇巴纳叹了口气,



“没错,上次那个药吃完我就发烧了,”想起上次不愉快的经历,小智皱起了眉头,“身体像是烧起来一样,我讨厌发高烧,非常难受。”



“那还真是辛苦呢。”丹帝不明真相地发出同情的感叹。



而唯一了解真实情况的奇巴纳别过了脸。



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赶快出去,奇巴纳简单向丹帝和小智讲述了现在的情况,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强调:“如果本大爷没记错的话,八大师的比赛赛程刚刚出来了,你们可能还没收到通知,但是我确定明天的比赛是你们两个人。”



这下可就不妙了。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丹帝收敛了笑容,果断摘下了披风,“我明白了,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小智,来睡吧。”



“没问题!丹帝先生!”小智反应很迅速。



什么?还在思考该怎么办的奇巴纳下巴都快惊掉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个人。



“等一下!你们不再考虑一下吗?!”



“在错过对战面前,这种小事根本无关紧要!”



“没错!我绝对不能错过和丹帝的比赛!”小智义正言辞,为了能和丹帝比赛,他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绝对不能让这些白费。



这最好算是小事哦!!



奇巴纳死死地拽住丹帝和小智的衣领,用尽全身力气,强行阻止了两个人的进一步动作。



“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小智和丹帝的眼神同样迷惑,但很快小智就曲解了奇巴纳的意思,他热情地伸出手,发出邀请,“奇巴纳先生果然要一起吗?”



……一起个锤子,你真得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奇巴纳还没把拒绝说出口,就一个不注意被丹帝和小智联手摁倒在了床上。倒在床上的奇巴纳大脑空白了几秒,突然发现丹帝和小智都没了下一步动作。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夹在中间的奇巴纳和丹帝小智一起安静地盯着白色的天花板看了5分钟后,他才迟疑地开口,“我们现在在干什么?”



“一起睡觉?”小智眨巴眨巴眼睛,丹帝也附和一般点了点头。



不行了,你们两个家伙不要在这个时候这么天然。奇巴纳颤抖地用手捂住脸,“有时候和你们在一起,本大爷总觉得我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个。”

 


不过再接着这么躺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会浪费时间,小智和丹帝有些苦恼,房间的门仍然纹丝不动,看样子他们的行为并没有达成开启这个房间的条件。



这不是当然的吗?!奇巴纳发出激烈地吐槽。



三个人只好在床上围坐成一圈,竭尽脑汁地一同思考还有什么其他解决办法。



“说起来,小智,奇巴纳,你们之前说过这个房间是无法打破的,”丹帝低吟了一下,“确定不是单纯没达到攻破的水平吗。”



这话小智和奇巴纳绝对不能当没听到。



“什么意思?”奇巴纳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丹帝的画话这简直是对他们实力的一种质疑。



“我的意思是,你们没有用全力吧,”丹帝指了指闪烁着红光的极巨腕带,“上次有尝试过超级巨化吗?”



“对啊!还有极巨腕带!”小智握住了手腕上的腕带,猛然意识到自己忘了这个道具的存在。



“所以说,这一次你们的力量,还有加上我的力量,或许我们可能打破所谓的绝对出不去。”丹帝的眼睛闪闪发亮,“这不是超有趣吗。”



丹帝的话语颇具煽动力,他们的斗志顺利被挑了起来,攻破无法出去的房间,怎么想都是有趣的挑战。毕竟宝可梦训练家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挑战不可能。



奇巴纳和小智他们被提醒到了,毕竟暴力拆迁是他们做到上次没能做到的事情,如果这一次复仇战能成功,一定是非常舒爽的体验。



不对,没有“如果”,而是必须要成功,他们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失误上栽倒第二回。



几乎不需要过多言语,三个对战狂的意见很快达成了统一:今天说什么都要拆了这间房子证明自己。



“好,那让我们不必保留地全力上吧,小智,奇巴纳!”



三个人摩拳擦掌,身上携带的宝可梦已经尽数释放站在他们身后,属于世界上最强的前八位训练家的气场全开。



房间突然感受到了自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













【End】







作者碎碎念:路卡那个贺文今天写不完了(痛苦)






评论(13)

热度(662)

  1. 共4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