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恣

阿罗拉!pm智天下第一!

【All智】不喝完40瓶x药无法出去的房间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


•CP向:All智



搞笑无逻辑文!!全员角色性格崩坏注意!



•好忙(好忙)但就是不想干正事











1.小茂&真嗣&小智的场合






摆在小茂和真嗣面前的情况简单明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一扇打不开的门、四十瓶等待被喝下的诡异液体以及一个还不明白问题严重性的队友。



“皮卡丘,这个床真得很软啊!”那个队友此刻正发出了对现状毫无改善的感叹,其心大的程度足以让真嗣和小茂为之扶额。



距离小智他们三个人被困在这个奇怪的房间已经近六个小时。小茂和真嗣检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在确定了没有任何可以除门以外出去的出口,选择了武力解决问题,但是任凭他们动用最大火力狂轰乱炸,房间的门还是纹丝不动。



所以现在唯一指导他们出去这个房间的线索就在于小茂手里的那张纸条。



可惜上面开门的条件让小茂和真嗣一时陷入了沉默,然而背景声里传来了小智天真的疑问:“那就按上面要求喝完不就好了。”



如果事情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小茂和真嗣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



「喝下四十瓶x药就可以出去这个房间。」字条上清晰地印着这几个字,足以让他们望而却步。



而他们身前不远处的桌子上,四十瓶x药正静静地立在那里,等待着谁将它们喝下。



与小智不同,小茂他们清楚地知道里面装着的液体喝下会起什么效果,所以谁都没有所行动。



况且谁去喝,喝多少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最重要的是,纸条上是否说得是真话,这个药效是真是假,万一有毒该怎么办,诸多问题,这都是需要反复权衡的。



但既然长时间僵持不下,那就只有一个方法能够解决问题。



真嗣握紧了手里的精灵球,“来对战吧,”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输的人负责喝下这个药。”



“不能大家分了喝吗?”小智举起了手。



“不行,我们三个之中必须有一个保持清醒。”



真嗣毫不犹豫地发出反驳,这是目前来看最为稳妥的方法。



“啊啊,果然只剩这个解决办法了啊,”小茂抿住了嘴唇,表情宛如即将就义,而事实上,输了的后果也确实如此。联想到这里,他本人的战意被完全激发。



这是赌上尊严和命运的一战。



真嗣和小茂沉默相视,空气里弥漫着悲壮的气息,现场只有毫不了解事情严峻性的小智对此兴致勃勃,“那么我明白了,我不会输的。”







随着瓶子最后一口液体被消灭,紧闭的大门终于有了反应,松动出了一条缝。



“太好了,门开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小智赶快小跑过去,欢呼雀跃地打开了大门,确定了是通往外界的道路没有错后,返身想告诉真嗣和小茂这个好消息,就看到两个人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小智和皮卡丘手忙脚乱地把两个人拉到了床上,真嗣就和小茂不得不一左一右靠在了他的肩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去。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处理。



小智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夹在中间,他抱着皮卡丘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很不习惯地扭了扭脖子。



“没事……吧?”



“闭、嘴……”真嗣几乎是怒气冲冲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药效发作得很快,作为比赛的输家之一,他现在的状态简直糟糕透了。紫色的头发已经被汗打湿,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身体里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他努力压抑着喘息。



小茂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头靠在小智的脖颈间,脸已经烧红,他紧闭着眼睛,白大褂已经被揉成一团随意丢在了一旁,即使这样热度还是不断地往上升,薄薄的衬衣已经被汗侵湿,迷迷糊糊中他解开了胸前衣服更多的扣子。



即使迟钝如小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感受到身旁两个人的身体热度不断攀升,他收敛了笑容,表情严肃而紧张。



“虽然你们刚才没说,但其实我意识到了。”



在小智的认知里,出现这种情况症状只有一个可能。



终于意识到了吗,小茂心里松了口气,感动之余他甚至想称赞一声自己的幼驯染终于长大了。



“你们,是发烧了吗?”



小茂倒宁愿此时此刻他们只是发烧,而真嗣发誓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没有力气,一定会揪住领子给这人一拳。



你意识到了个锤子啊你!



“你不要拦我。”



“不行……我们现在必须靠小智。”小茂死死摁住了暴怒中真嗣想要掏精灵球的手。



药效的作用下,小茂的思维都变得迟钝起来,眼前的小智都出现了重影,但他还是用残存的理智向小智发出指令,“小智,你需要想办法让我们的体温降下来。”



小智立刻理解了小茂的意图,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降温是吧!”他跳下了床,然后果断派出了耿鬼,“耿鬼!对地面使用冰冻拳!”



你理解了个锤子?!



小茂还来不及出声阻止,他和真嗣就直接被冰冻拳的余威波掀翻了,身体上迅速覆盖上了一层薄冰,极致的低温下,两个人冻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瞬间意识清醒了大半。



很有效,他们直接失去战斗能力,但是战斗不能的真嗣更想打人了。



而他刚才就不该拦住真嗣,小茂从没有像这刻后悔过,因为他现在也想掏精灵球揍人了,可是已经动都动不了。



看到小智轻松扛起了他们两个人,此刻小茂已经失去了吐槽这份怪力能力。



“别担心,小茂还有真嗣,”小智自信满满地表示,“这就带你们去医院,接下来放心交给我吧!”















2.奇巴纳&小智的场合







小智拿起来一瓶药水好奇地观察,透明的玻璃里装着粉色的液体,从里到外透露出“我有问题”的气息。



“只要喝完这个就能出去了?”



奇巴纳捏着手里的纸条陷入了思考,听到小智的问题,他随口答了一声“没错”,就开始研究目前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不知道怎么回事,奇巴纳一觉起来,就莫名其妙地发现自己和小智一起来到了这间出不去的房间,最初他们以为这是恶作剧,可当他们已经尝试了无数种方法都无法出去,除非按照要求满足「喝下四十瓶x药就可以出去这个房间」这个条件。



如果说这是恶作剧,那这一切也太过火了,一开始还抱着游戏心情的奇巴纳现在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考虑到这个房间的要求,虽然一人喝一半可以确保效力减半,但是让小智喝是当然不可能的,奇巴纳作为靠谱的成年人决心独自承担一切,但他并不确定药效发作的时间,也不确信自己喝完这些药,是否还具备行动能力或者思考能力,毕竟这个数量过于惊人了。思来想去,只有自己一喝完,趁药效没发作前,让沙漠蜻蜓送自己和小智去往医院了这个方法了。



刚想告诉小智自己的安排,奇巴纳就诧异地看到本来紧闭的大门突然松动起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似乎随时都可以开启。



说好的喝完所有x药才能打开的大门?!



感觉自己被字条蒙了的奇巴纳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么说起来,一旁的小智是不是有些过于安静了。



他内心不断祈祷着回过头,就看到小智脚边散落一地的空瓶子,而他本人正举着一瓶往嘴里灌。



奇巴纳全身都僵住了,他眨了眨眼睛,小智也眨了眨眼睛,时间仿佛在此刻冻结,直至四目相对中小智“咕噜”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药水。



门打开了,纸条从奇巴纳指缝间滑落。



“喝完了,奇巴纳先生,我们可以出去了。”



没有与小智声音同样喜悦的回应,奇巴纳在大脑空白了几秒后,大踏步冲了过去,小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被奇巴纳抓住脚踝倒吊在了空中。



凭借着极大的身高差和力量的差异,奇巴纳开始疯狂地上下摇晃着小智的身体,企图对他进行物理催吐。



“你、竟、然、全、部、喝、下、去、了……?!”



奇巴纳有些抓狂,每个字都在咬牙切齿。四十瓶!那可是四十瓶啊!想到这里的奇巴纳嘴角都在抽搐,他紧张地盯着小智,生怕他有什么异常反应。



“全部……?没、没有啊?”还好小智除了被晃得有些头晕眼花,神色如常。但奇巴纳努力摇晃了他很久,都没见到小智丝毫有表现出有要吐出来的迹象。



听到小智的答案,奇巴纳悬着的心刚放下了一点,就听他紧接着说道;“皮卡丘还帮我喝了一些呢!”



低下头,是皮卡丘骄傲地举着手里一个空瓶子的小身影。



奇巴纳生平第一次失去了表情控制。



他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多拖一秒可能事情都会失控,奇巴纳一把抱起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小智和皮卡丘,大力踹开了房间的大门,风一样地向外面跑去。



“挺住啊!!小智!!!我们这就去医院!你一定要坚持住!绝对不可以放弃!”














3.旅途宝可梦队&小智的场合






皮卡丘指挥着快龙把小智抱住,任凭他怎么悬在空中挣扎也不许松手。



“让我喝啦!皮卡丘!只要我按上面要求喝完,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小智试图从快龙怀里挣脱,但快龙的抱抱毫无让他逃离的破绽。



皮卡丘摇了摇头,露出了不赞成的目光,虽然不知道x药是什么,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训练家喝下这种诡异的不明液体。



当然,不止皮卡丘这么认为,耿鬼、快龙、葱游兵还有鳃鱼龙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没有商量的,几只宝可梦单方面决定了由他们平分喝下这四十瓶液体,保护欲爆棚的宝可梦们考虑到小智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做这种事,皮卡丘就率先让快龙控制住他的行动。



在小智的阻止声中,除了快龙以外,剩下的5只宝可梦很快喝完了属于的自己的那一份药水。见他们已经全部喝下,快龙这才松开了小智。小智一落地,就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担忧地询问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诡异的液体一下肚,作为波导宝可梦的路卡利欧率先感到了不对劲,头变得晕乎乎,身体变得轻盈起来,每走一步好像都踩着棉花里。



这还不算完,看着近在咫尺的小智的脸,路卡利欧内心里某种潜藏的,“想要向小智撒娇”的欲望突然涌了上来。



太丢人了。



一直维持高冷形象的路卡利欧为自己想要撒娇的想法感到非常羞耻,但是身体不受意志控制地抱住了小智的腰,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脸已经开始在小智的脸颊上蹭来蹭去,背后欢快地摇晃的尾巴,暴露了他此时的喜悦。



想要撒娇,想要被小智照顾。



路卡利欧突如其来的亲昵让小智有些迷惑,不过想到路卡利欧自从进化后就不再和自己这么亲密的举动,小智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温柔地抚摸起他的额头,甚至还摸了摸路卡利欧从不让他摸的耳朵。



一直以来被埋藏的渴望突然得到了满足,路卡利欧的尾巴摇得更欢快了。



葱游兵很快也受到了药效的影响。小智的骑士放下了剑与盾,抛弃了一贯的矜持,也抱住了小智的,「拜托了,多夸夸我吧。」



葱游兵贪心地想从自己效忠的王那里获得更多的肯定,而小智也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耿鬼则从身后慢慢抱住了小智,将脸颊贴在了他的头上。



「你总是不带我出去,我真的好孤单,我不想离开你。」



药效的作用下,让喜爱恶作剧的耿鬼将自己一直隐藏在心里的寂寞完全向小智吐露,明明他想一直一直跟在小智的身旁,一点也不想分开,他害怕某天小智会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



耿鬼落寞而又可怜巴巴的语气让小智瞬间心怀愧疚,“对不起,耿鬼,之后会一起带你出去旅行的。”



「约定好了哦。」耿鬼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小智。



皮卡丘已经蜷缩在了小智的怀里,发出幸福的小声呢喃。鳃鱼龙表达得爱更为直接,张口就想要咬住小智的头,还好一直在旁边的快龙及时反应过来,制止住了他的行为。



一时之间,小智被自己的宝可梦团团包围,他只恨自己没有多长几只手,不然就能同时摸摸抱抱举高高他们。



“是让训练家和宝可梦变亲密的药吗?”



小智有了一瞬的疑惑,但很快就这个问题抛之脑后,享受起和自己宝可梦难得的亲密时光。











【END.】



评论(28)

热度(1268)

  1. 共10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