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恣

阿罗拉!pm智天下第一!

【奇巴纳智】秘密关系(2)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内容警告



•CP向:奇巴纳智



•我流folk/cake设定逆AU



•删了好多,求求你给我过审吧(泪目)



[1] 








等小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跪坐在地上,双手捧着奇巴纳的手掌,用舌头舔舐着奇巴伤口上的鲜血。



平常人尝起来满是腥味的血液,却如同甘露滑入小智的口中,抚平了焦躁不安的胃。



长久的的饥饿感终于得到了些许抚慰,他发出许满足的叹息。



但是还是不够,长久以来的饥饿感无法就这样轻易被满足。



他还需要被更多的食物填满。



奇巴纳眯着眼注视着小智进食的模样,“真可怜,Fork的本能,这样下去说不定会袭击无辜的Cake,看样子本大爷驯养你比较好。”



“驯……养?”小智机械地重复这个陌生的词汇。



“是啊,驯养,”与小智不同,奇巴纳心情极为愉快地复述,“只要身为cake的我定期提供食物,你就绝不会失控,这对你来说不是很好吗?”



“不,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恢复了一大半理智的小智似乎下定了决心,他坚定地摇了摇头,“奇巴纳先生真的很感谢你,但是我不能这样下去了。”



小智情愿只靠意志力控制自己,他不会被任何人驯养,他只是打自心底地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被进食欲望支配的怪物。



奇巴纳只是嗤笑一声回以小智的天真。



可惜这你一个人所能决定的啊。



“好好想想吧,小智,只要你作为Fork活着一天,你就会想捕食Cake,你可以在今天抑制住自己的渴望,但你能保证永远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吗?”



奇巴纳修长的手轻轻摁在小智的胸膛上,传递而来的是属于人类的蓬勃心跳声。



“小智你也不想伤害别人吧?”



“而本大爷会成为你唯一的Cake,负责满足你的所有食欲。”



“这会成为只属于我们的秘密。”



耳旁是温柔的低语,奇巴纳开出的条件具有绝对的诱惑力,但小智颤抖着声音只想要一个答案。



“为什么?这明明不会对奇巴纳先生有任何好处?”



“因为这很有趣啊。”奇巴纳干净利落地答道,“无论是从驯养Fork的角度,还是从驯养冠军的角度来说,都非常有趣。”



“让理应主导的一方屈服,一定是很让本大爷非常享受的过程。”



这样说的龙系馆主好整以暇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他半眯起了眼,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透过落地窗的月光尽数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显得既遥远又难以捉摸。



才不有趣呢。



感觉自己被戏弄的小智咬着牙挣扎地站起身,无名的怒火在心底熊熊燃烧。



我才绝不会接受这样的——



“这当然是,骗你的~”



奇巴纳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小智为之一怔。



“原因很简单,我们还很年轻,小智,这意味着我们的未来具有无限的可能,”奇巴纳收起了轻浮的笑容,“你拥有天赋,不该被这样毁掉,我不希望世界失去一个优秀的宝可梦训练家,本大爷失去一个优秀的对手。”



“我们可以背负身上的诅咒,但是绝不能为之屈服,”他的声音很低,“在它逼疯你之前,让我帮助你。”



这样的身份从来都不是什么祝福。



Fork的一生都活在对cake的渴求与饥饿的痛苦之中,直至有一天那份痛苦将自己逼疯。Cake的一生也同样都活在对Fork的恐惧中,作为猎物活着,不知何时到来的袭击让他痛不欲生。



知晓这个身份所带来的痛苦的奇巴纳明白,在这个年龄觉醒的小智,如果就那样放着不管,迟早有一天会迎来崩坏。



所以奇巴纳一直在确定,小智是值得他帮助的人。他也在之前遇到过相同身份的训练家,但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只有小智在他的数次试探下,依然保持着理智。



因为小智证明了他值得帮助,所以奇巴纳才决定施于援手,虽然他帮助的方法简单而粗暴。



奇巴纳毫不在乎地撕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脖颈处大片光洁的肌肤。



端坐在在椅子上,奇巴纳的嘴角依旧嚼着极具蛊惑人心的笑容,喉结滚动间,动作轻柔而暧昧地滑过自己的脖颈,指尖上沾满了他自己的鲜血,手指就这样顺着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留下显眼的痕迹。



奇巴纳的嗓音沙哑而戏谑,“所以来吧,别客气,My fork。”



他知晓此刻应该逃走,但是脚如同被钉在了原地一般不肯离去。



即使坚守着最后的一丝意志,身体最后还是诚实地背叛了他的选择。



小智一步一步走向奇巴纳。



远超所有美食的味道,足以将味蕾融化的美味,感官上无法抗拒的全新刺激。



他其实已经逃不掉了不是吗。



小智颤抖地将牙齿抵在了奇巴纳柔软的肌肤上。







【Tbc.】




【奇巴纳智】秘密关系(1)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内容警告



•CP向:奇巴纳智



•我流Fork/Cake设定逆AU



•删了多少内容,才换来的过审(泪目)









奇巴纳在幼年时,就已经知晓了自己身为Cake的事实。



在正式参加迦勒尔联盟赛之前,七岁的奇巴纳曾经被送到冰系道馆参加特训,威严和温柔并存的美蓉小姐成为了他的临时监护人,给予他严苛训练的同时,也会在空闲时间带着他出去玩。



袭击是在某天回道馆的路上发生的。



年幼的奇巴纳被美蓉牵着手一起说说笑笑走在街道上时,行人中一个面容枯槁的女人在和他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突然从包里抽出尖刀,不顾一切地扑向了奇巴纳。



谁都没有料到会在密集的人群中遭到袭击,四周响起了尖锐的尖叫声。情急之下,奇巴纳下意识地拿手格挡,虽然美蓉立刻反应过来推开了他,但奇巴纳还是感觉到手臂一凉,女人手中的刀在手臂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血腥味瞬间飘散在空气里瞬间,而这股味道似乎刺激到了歹徒,她如同丧失了理智一般挥舞着刀想要再度向奇巴纳冲去。



但美蓉这次没有给他机会,在她的指挥下,雪绒蛾席卷这冰雪风暴毫不留情地发动了攻击,直接将那个女人冰封起来。



闻讯赶来的警察趁此机会一拥而上,控制住了那个歹徒,被按倒在地的歹徒疯狂挣扎着,双目赤红,脸贴着地面如同野兽一般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死死地瞪着他,似乎只要能靠近奇巴纳,怎样都无所谓,



那是奇巴纳第一次见到Fork。



彼时的他惊魂未定地捂着伤口坐在地上,还未从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中回过神,就连美蓉也失去了一贯从容的姿态,不顾一切地将他揽入怀中,急切地询问他有没有事。



不过奇巴纳很快恢复了起来,他使劲摇了摇头,甚至反过来用颤抖的声音安抚美蓉他没事。



救护车呼啸而来,将那时候只是个孩子的他送进了医院,医生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精密的检查,终于得出了奇巴纳Cake的身份。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美蓉一脸严肃,和奇巴纳一起坐在医生面前。



Cake与Fork都是极其稀少的存在,只占据人口的1%,觉醒的时间也有个体差异,奇巴纳这种已经算是过早的觉醒。



Cake对于Fork是食物一样的存在,Cake的体液与血肉,身体的一切都对Fork是无上的美味,也只有Fork才能闻到属于Cake身上散发的香味。



对于Fork来说,Cake拥有致命的吸引力,长期吃不到Cake的Fork会一直活在饥饿的痛苦中,甚至丧失味觉,最终就会像奇巴纳所遇到的这种一样失去理智袭击他人。



Cake与Fork他们就像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关系。



听到医生的话,奇巴纳趁美蓉不注意,好奇地舔了舔还在流血的伤口,舌头卷起温热粘稠的鲜血,入口是满是腥甜。



到底哪里好吃了?



奇巴纳泛着恶心呸了几口,皱着眉头四处找水,还好那股奇怪的味道很快从嘴里褪去。



随后他就被美蓉揪去包扎伤口了。



无论奇巴纳接受与否,他都必须以Cake的身份活下去。虽然听起来作为Cake很惨,但他还不至于为此哭鼻子。下定决心要成为迦勒尔最强冠军的他,已经决定什么困难都要克服,奇巴纳坚信他不会让这个身份成为阻碍。



不过除了美蓉小姐,他没有再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而抱有相同想法的美蓉也意识到奇巴纳必须要拥有保护自己的强大实力,所以特训的严苛程度也上升了几个等级。



这样的奇巴纳,在十岁结束迦勒尔联盟的首次旅程后,他的实力已经让他成为了迦勒尔最强的道馆馆主。



“扔出去,铝钢龙。”奇巴纳打了个哈欠。



收到命令的搭档毫不留情地将袭击者丢出了门外,被辽太打电话通知的警察已经到达了门外,不费吹灰之力的逮捕了对方。



“奇巴纳先生的疯狂粉丝真是让人头疼啊。”辽太忍不住发出感叹。刚才发生的一幕着实惊险,完全没想到会有参加道馆战的挑战者对馆主发动袭击。不过更让他惊叹的是奇巴纳的反应速度。那个男人还没能靠近他,就已经快速被放倒,丢出门外,动作堪称一气呵成。



“是啊。”奇巴纳不置可否。



外人都以为是疯狂的粉丝,只有奇巴纳知道仅仅是因为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就失控的Fork。长大之后,偶尔会像这种情况有Fork袭击,但对于现在的奇巴纳来说,已经像是处理苍蝇一样简单。



Cake这个词语似乎总会给人营造甜腻腻和软弱的错觉。



但即使单看外表,任何人都不会将奇巴纳与猎物联想到一起,反而只会将他视作自然界最顶尖的掠食者。



实力与颜值并存的龙系馆主,悠闲的外表下隐藏着利爪与轻易撕碎敌人喉咙的牙齿,所有人都默认奇巴纳是盘踞在拳关市的一条巨龙,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



当奇巴纳认为自己可能余生都得处理Fork这种失控的怪物时,他在舞姿竞技场遇到了那个少年。



虽然小智自身没有发现,但奇巴纳身为Cake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变化。



很不幸,像是被他触发一般,小智埋藏在灵魂里的一部分过早开始觉醒。












小智最近食量剧增。



“小智好像最近特别饿啊。”



“欸,有这一回事吗?”小智拿起叉子将一个可乐饼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道。面前盘子里是堆积如山的可乐饼,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人能吃完的份量,然而这对小智来说已经是第三盘了。



即使已经习惯了小智的食量,目睹一切的小春和小豪还是为这夸张的画面面面相觑。



自从上次从迦勒尔回来,小智就变得非常容易饿,虽然他之前也饿的很快,但这次似乎非比寻常,像是身体里面的某一部分发生了变化,即使填饱肚子,胃还是向他的大脑传达着饥饿的讯号。



好饿。



今晚又是小智在床上翻来覆去,被饥饿感折磨得睡不着觉的一晚。



想要被满足,无法被满足。



无论吃下多少东西,身体深处仍然有不满足感在涌现,想要进食的欲望无法停下。



即使被外人如此提醒,小智还是对此毫无自觉,无法探明原因的小智只能单纯将一切归结于最近的特训量比较大,所以容易饿,那就只能多吃点了。



为了摆脱这份莫名的饥饿感。小智和他的宝可梦们一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特训之中。



直到他再次见到奇巴纳。







小智第三次踏入宫门竞技场,已经是截然不同的身份。这将是他在高级球级别的最后一场比赛,只要赢得这场比赛,他就可以顺利进入大师球级别,挑战丹帝。小智已经为此精心准备了好几天。



在通往比赛场地的道路口,他再次遇到了奇巴纳。奇巴纳似乎在专门等待着他,当小智抱着皮卡丘兴奋地跑向他的时候,再次闻到了当时在舞姿竞技场那股奇异的香味。



想吃。



胃立刻发出咕咕的叫声,小智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肚子。明明刚刚才吃过饭,即使小智一贯粗神经,也为此刻肚子响感到不小的困扰。



原以为那是属于蛋糕或者霜奶仙的香味,现在看来更像是从奇巴纳身上飘来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奇妙香味,能让小智联想到从前吃过所有的美味佳肴,为此他感觉自己饿得更快了。



如果能吃掉就好了。



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小智一跳,为了摆脱奇怪的想法,小智努力甩了甩头,他好奇地看向了奇巴纳,“奇巴纳先生,好久不见,你是有用香水吗?你身上有非常好闻的香气。”



小智用夸张的动作试图比划出那股香气有多么美妙,这成功逗笑了奇巴纳,他靠在墙上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欸,小智你果然能闻到吗?”



奇巴纳先生的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小智不解地点了点头,这是当然的啊,我最近没有感冒,能闻到很正常。



是吗,奇巴纳勾起了一个笑容,突然话题一转,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如果你成功进入大师球级别,那我会在今天给你奖励。”。



奖励?那是什么?小智眨了眨眼,并不理解奇巴纳为什么要这么做,被躁动的饥饿感折磨得他有点难以集中精神。但是这都无所谓,为了进入大师球级,这场战斗的胜利,他说什么都要拿下。



而他也是这样告诉奇巴纳的。



“那么,本大爷就必须祝你好运了。”



奇巴纳弯下腰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大人的拥抱说不出的温暖和厚实,几乎将小智整个人包裹住。但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这里。



好饿。好想吃。



埋在奇巴纳修长的脖颈处,被那股奇妙的香气包围,小智完全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微微张开嘴巴,脑海里只回荡着“咬下去”这个念头,小智的呼吸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重,汗水几乎打湿了他的T恤,他闭着眼努力压抑着这股奇特的冲动,指尖却不自主深深陷入了奇巴纳的衣服里。



奇巴纳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只是用慵懒的腔调呼唤他的名字,“小智?”



奇巴纳的声音让理智再度回到了小智身上,意识到哪里不对的他猛然捂住嘴,张皇失措的推开了奇巴纳。



“对,对不起,奇巴纳先生!”在奇巴纳有些惊讶的眼神里,小智瞬间涨红了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那样做,只能慌慌张张地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没事的。”奇巴纳好像并不怎么在意,直起身,又挂上了往常无害的笑容,他拍了拍小智的头,“那我们比赛结束见。”



看着奇巴纳离去的背影,小智使劲拍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对战上。



是时候开始了,场外已经开始响起欢呼声。



“好!我们上吧,皮卡丘!”













比赛终于以小智胜利告终。



皮卡丘他们被送去宝可梦中心休息的时候,奇巴纳就找到了小智。



“恭喜你进入大师球级别。”为他感到高兴的奇巴纳和小智交换了一个击掌,“那轮到本大爷兑现我的诺言了,今晚的晚餐我请你。”



小智发出一阵欢呼,他早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那我们走吧。”奇巴纳指了门外,钢铠鸦出租车已经在外面等待了许久。



“但是皮卡丘他们……”



见小智有些迟疑,奇巴纳摆着手让他放宽心,“我已经给乔伊小姐说了,等治疗结束后,就直接送到拳关市,你到时候直接在拳关市宝可梦中心接他们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



一开始,上了车小智一直在兴奋地俯视迦勒尔的夜景,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言语里满是皮卡丘没看到这幅美景的遗憾。奇巴纳坐在他的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



期间小智的肚子一直在叫,直到发出的咕咕声已经大到了两个人完全无法忽略的地步。



“小智很饿吗?”



“是啊,奇巴纳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非常饿,”小智不好意思地笑了,“所以非常感谢你请我吃晚餐。”



“那你,想吃掉我吗?”



奇巴纳突然语出惊人,让小智神色慌张起来,他以为自己的不对劲引起了奇巴纳反感,纠结了一番后,乖乖低下了头承认自己的错误。



“对不起,奇巴纳先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小智内心发出小小的哀嚎,希望奇巴纳不要将他当作怪人。



“你知道Fork和Cake吗?”奇巴纳微微一笑,简单描述起了两种人的特征,他们之间无法共存的关系。



“而你,小智你就是Fork,”奇巴纳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而本大爷就是Cake,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无时无刻都在饥饿,又什么一靠近我就想吃掉我。”



狭窄的车厢陷入了安静的沉默,小智在陷入某种震惊之后,消化了整个事实,他很快用坚定的眼神看向了奇巴纳。



“我明白了……别担心!奇巴纳先生,我会控制住自己,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为什么你会有能伤害到本大爷的错觉呢。



小智出乎意料的第一反应让奇巴纳忍俊不禁。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首先想到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的确是至今为止所见到的截然不同的Fork。



但是——



真的能做到吗,奇巴纳撑着脸带着莫测的笑容看着小智,一只手抚住小智的脸颊。小智没有躲开,那股好闻的香味和饥饿感让他根本做不到避开奇巴纳。



奇巴纳能感受到肌肤下的一阵战栗。在和他单独相处的这段时间,小智一直在努力隐忍和抑制自己,但是在进一步的亲密面前,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只能紧闭着眼睛将脸颊贴在奇巴纳的手心,试图稳定开始紊乱的呼吸。



这样的意志力几乎让奇巴纳拍手称赞。过去遇到过的Fork几乎在靠近他的那一刻就完全失控,从来都没有人像小智一样,无论他怎么靠近,始终都保持最后一丝理性。



但是就像你永远无法让狮子吃素,人类永远无法克制生存的本能。



小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



“奇……巴纳先生,很抱歉,但是我还是不过……去了比较好。我先下车吧。”在小智看来,唯一不让自己伤害奇巴纳的方法,就是自己能离开多远就有多远。



面对说话都费劲的小智,奇巴纳淡定自若地放下了手。



“如果本大爷说,允许你可以伤害我呢?”



伴随着奇巴纳的声音落下,钢铠鸦发出一声啸叫,出租车的车身猛然一震,他们终于抵达了拳关市。下了出租车再走几步,就是奇巴纳的居所。



奇巴纳率先一步打开门下了车,邀请一般向小智伸出了手,声音极具诱惑,“来吧,小智,我还欠你一顿晚餐。”



小智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无法将视线从奇巴纳的身上移开。他很饿,无法控制的饥饿。他想要循着香味走向源头,用牙齿撕开奇巴纳的喉咙,吃掉他的全部,将血肉和骨髓融于自己的灵魂深处。



但这是不对的,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他应该转身离去,而不是任由奇巴纳先生牵起他的手。



小智突然明白了奇巴纳说的晚餐所指什么。



踏入奇巴纳住所的那一刻,小智就单膝跪地,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喘息着,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里只有属于cake的香气在弥漫,将他周身紧紧包围,悄无声息地渗入他的细胞,勾起他深藏在心底的渴望。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小智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身体不受控制地在战栗,他闭着眼紧紧抱住双臂,极力克制自己的进食欲望。



“真是很努力了呢,”奇巴纳干燥的手指插入小智湿淋淋的发丝,他温柔地安抚着怀里喘息着的幼兽,入手丝滑而柔软,他心情愉悦地梳开一个个发结



“我说过了吧,我会给你奖励的。”



在小智湿润的目光里,奇巴纳微笑地割开了自己的手掌一个口子,属于Cake的甜美的香味在空气里又浓郁了几分。



小智急促地呼吸着,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那是狩猎的前兆,在血液香气的再度刺激下,他身为猎食者的本能被彻底激发。但原本作为猎物的一方却惊讶地发现,猎食者的目光充满了哀求与抗拒。



“……不。”



“哈?”



奇巴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离我…远点……拜托了………”



每一个字都是艰难得从声带里挤出,小智胡乱推开面前的手,向后挪动,试图要自己让远离奇巴纳。



小智在恐惧,恐惧咬下后将会发生什么,如果他因此失控,自己会变成一个怪物吗?



属于狩猎者的捕食欲和人类的理性在做着最后的斗争。



他死死地压住自己的胸口,仿佛这样就能抑制住自己的冲动,而奇巴纳知道那样只是单纯的心理安慰。



在小智的眼里,他看到了如雾气一般蔓延开来的渴望。



当然,那并非源自「爱欲」,仅仅只是「食欲」。



但是它们又何其相似,无非是「想要」、「占用」和「吞下」。



而他所需要做就是将它点燃。



奇巴纳咬破了拇指,温柔地拂过少年颤抖的嘴唇。血液渗入了少年的味蕾,唇齿间染上了宛如玫瑰一般鲜艳的血色。



他想看到那份欲望熊熊燃烧的模样。










【Tbc.】







虽然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国外有一篇78智,里面的奇巴纳躺在床上用懒洋洋的腔调称呼小智为“sunshine”



“Hello,sunshine.”


这个爱称真的太有感觉了(唏嘘)












可惜翻译成中文之后就没得感觉了,甚至有点土(等等)



另外,我这个月好像已经废话超标了(后知后觉)


【All智】When i see you


•ooc预警/设定混乱/有私设


•CP向:奇巴纳智/丹帝智


•热烈热烈庆祝小智终于和奇巴纳见面了!!救命!!!为了这个见面,我硬生生挺过了六十多集的旅途呜呜呜呜,还好没让我失望!!!


•实不相瞒,我就是好喜欢那个转身相遇的样子(闭眼)










奇巴纳转身的那一刻,小智必须得承认他有点紧张。



但这不怪他,紧张是不可避免的。



——当足足高了你五十五厘米的高大男人迫近,插着衣兜面无表情站在你的面前,从上方用略带侵略性的目光俯视你的时候,即便那人的脸长得再好看,微微弯腰就能投下的足以覆盖全身的阴影,让人轻易感受到空气中如影随形的压迫感。



那么,你想要做什么呢?



小智直视着奇巴纳的眼睛,全身下意识绷紧。



对视之中,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四周安静得可怕,难以言说的紧张氛围在两人之间弥漫。



“是奇巴纳先生!上次他在大师球级别的战斗真得很厉害。”小智听到了小豪的声音。



小智当然还记得奇巴纳是谁——八大师的第七位,迦勒尔的龙系馆主,是非常厉害的训练家。小智曾经观看过他和丹帝的比赛,甚至在战斗结束后直接当两人面发出了“我会第一个击败丹帝”的宣言。



事后小智还被小豪拉着絮絮叨叨了很久,说不该在那个时候跳出来说话,行为太过失礼。



但那个时候完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啊,小智有些苦恼,置身于那么热烈的氛围下,全身心不热血沸腾才很奇怪吧,喊出那句话完全属于本能反应。



这么想来,对方完全有可能因为这件事生气。在那如同玛瑙一般深邃的翠色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倒影的小智猛然意识到了这点。



“本大爷记得你。”



果然,上次的经历也给对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奇巴纳弯了弯眼眸,在小智愣神间,挑起嘴角咧开了笑容,友好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小智的错觉。



“你是那个很有气势的家伙,名字是?”他似乎并没有因为上次的事情而对小智留下坏印象,反倒是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他。



小智的神经松弛下来,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绝不是什么危险的人。大概。



“小智,这是我的搭档皮卡丘。”小智中气十足地答道,皮卡丘也欢快的随之应和。



“原来如此,你就是丹帝之前提到过的小智啊。”对方直起腰,嘴角嚼着笑意。



丹帝先生原来提到过我吗,小智迷惑地眨了眨眼,而且他感觉好像不止一次有人这么对他说过。



“是的!”小智很快反应过来,大声说道。



“那么,之后请多指教了,小智。”


















听到身后的呼唤和脚步声,奇巴纳有些诧异地回过了头。他没想到除了自己和丹帝以外,竟然还有被波普拉叫来的人。



来的人很多,原本以为都是陌生人,在看清楚最前面的那个人是谁后,惊讶的表情从奇巴纳的脸上一闪而过。



——是那天在比赛场地的小子。



他感兴趣地转身,不断靠近对方的过程中,略带孩子气的想法突然在奇巴纳的脑海里诞生了。



“是奇巴纳先生!上次他在大师球级别的战斗真得很厉害。”



那家伙背后的同伴似乎认出了他,但是这无所谓。无视叫出他名字的声源,奇巴纳径直走向小智,他故意放慢了脚步,缓缓向小智逼近,装着面无表情的样子仗着身高优势自上方凝视他,刻意加重了两人之间的凝重感。



奏效了。奇巴纳立刻注意到对方的全身都在用力,似乎紧张得不得了。他很满意自己的恶作剧如此成功。



但奇巴纳很快注意到了某些不同,小家伙很紧张,但是没有胆怯,甚至还敢直视他。



这很有趣,因为要知道绝大数和他第一次见面的训练家这个时候已经会害怕到不行,但奇巴纳没有从那双琥珀一样的瞳孔里找到一丝丝属于恐惧的痕迹。



奇巴纳笑了,不愧是敢于打断他和丹帝谈话,在大庭广众下发出胜利宣告的胆大包天的家伙。普通人也许会对种事情很生气,但事实上,奇巴纳对这份胆量很是敬佩。



——很少人会这么做。不对,应该是没有人敢这么做过。



至少在奇巴纳真正和这个小家伙面对面相见的时候,他确定那绝不是少年某种鲁莽或者愚蠢的举动。他挑战丹帝的决心出乎意料的坚定。



这很好,他喜欢打破常规的训练家。太多的训练家在见识过他和丹帝的对战后,甚至生不起与他们抗衡的念头,更别提说想要胜利的话。这种打从一开始就输了的家伙,奇巴纳是真心提不起与之对战的兴趣。



那么,你会是我所期待遇到的训练家吗?



奇巴纳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本大爷记得你,是上次那个很有干劲的家伙,你的名字是?”



果然下一瞬间,对方就骄傲而又自信地介绍起自己与同伴,仿佛他所带来的压迫感不复存在。



你看,果然很有趣。



不过这个名字倒是有些耳熟。奇巴纳记起来了,这是被丹帝最近挂在嘴边的名字,说是最近认识到的一个强大的、非常有趣特别的训练家。



丹帝的记性很好,挑战过他的训练家基本上他都记得,但是能被他经常提起的可不多见,很少会有训练家得到他如此高的关注。



奇巴纳可以确信,丹帝这家伙基本上向每一个认识的道馆馆主都提起过“小智”,并且赞誉有加。“小智”可能是迦勒尔全体道馆馆主唯一一个认识他而早于他认识他们的训练家了。



每当丹帝说起“小智”的时候,都仿佛怀揣着某种特别而隐密的期待。



丹帝反复提起的结果就是完全勾起了奇巴纳的兴趣,他无可避免的对丹帝口中的家伙产生了好奇和探知欲,想要迫切地见到对方,即使对于他来说,对方仅仅只有名字这一概念。



“奇巴纳你见到他的话,也绝对会喜欢那个孩子的。他不会让你失望的。”丹帝曾经这么微笑地告诉过他,他胸有成竹,似乎早已预见到了这样的未来。



“虽然是这么说,但你不带他来见见本大爷吗?”奇巴纳挑起了眉毛,这么久了,他可是一次都没见到对方。



“没问题的,他会主动来见你的。”



“那就让本大爷期待一下吧。”被吊起胃口的奇巴纳耸了耸肩,只好按耐住自己的好奇。



正如丹帝所说,既然那个人目标是挑战他,作为同是pwcs的参与者,那么迟早有一天,对方会与他在赛场见面。



虽然奇巴纳是这么想的,但他万万没想到“迟早有一天”来得这么快,还是在这样奇葩的大会上提前遇到小智。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小智就是他在那场比赛中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家伙。



可惜今天的不是对战大会。奇巴纳心中有些止不住的遗憾。丹帝的确说得没错,小智的确从各个方面来说,都非常有趣而特别。



在接到波普拉电话的那一刻,鉴于以往的经验,奇巴纳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乖乖来到了舞姿竞技场。



原以为又会被波普拉拉着参加各种奇奇怪怪的大会,虽然事实也是如此。但幸运的是还得到了预想不到的收获。



总得说结果并不坏。无论是从对战来说,还是从味道上来说。



在见识完那只皮卡丘堪称奇特的对战后,休息时间,大口大口享用着小智做的焦糖蛋糕,奇巴纳为此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谁能拒绝对战过后美味的甜点呢。



“那么,之后请多指教了,小智。”








【End】




【1600fo庆祝抽奖!】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机会1600fo(泪目)我好感动,谢谢大家关注我!!


想许愿今后能吃到更多78智丹帝智的粮(???)


总之为了感谢!截止10月4日中午12点,评论里面抽1位送coco的超大影院海报(图2)!!


@顾九 恭喜中奖!!!!


要求:没黑过日月的智厨就行.jpg


Ps:会发顺丰,但是在运输中有点损坏的话,还是希望能够谅解……



占tag致歉!明天会删!

奇巴纳:是那个时候很有气势的家伙! 名字是什么? 

小智:小智!这是我的搭档皮卡丘!

奇巴纳:原来你就是丹帝之前提过的小智啊。 



草,丹帝你怎么回事,你是逢人都有提小智是吧.jpg

小智:谢谢,虽然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别搞得迦勒尔馆主都认识小智这个名字,小智不认识他们是吧笑死我了

我可真是太喜欢这一幕了(唏嘘)

怎么会这么有感觉

草,突然发现这集78只对小智感兴趣和对话过,小春和小豪根本没交流过,也没问过名字。

丹帝也是,也没和小春小豪交流过,也没问过小春名字。

虽然知道你们不感兴趣,这也太没兴趣了!!

救命.jpg


#只有小春受伤的世界的诞生了#

【旅途82集】78智丹帝智直接磕拉了啊!!救命!!!太香了太香了!!


本集有78和小智第一次见面,你知道我等了多久,才终于看到两个人的见面(泪目)他还记得见到小智,身高压制站在小智面前,小智都有点慌hhh

然后丹帝78小智三个人站在一起,身高差不要太好笑!


这次是做蛋糕,霜奶仙和小智贴贴不要太可爱!!!然后特别搞笑的是,最后做出来最美味的蛋糕的竟然是小智xswl

78还有点不信,结果尝了一口小智做的蛋糕,瞬间真香,直接大口干饭kdl

然后丹帝也选的小智做的蛋糕。


中间小智和波普拉比赛,皮神每次陷入危险的时候,旁观的奇巴纳总是想:好了,结束了,结果皮神每次依然好好的,奇巴纳:兴趣瞬间up

反正小智比赛遇到危险的时候,丹帝严肃脸,奇巴纳感兴趣脸,小智慌张脸,笑死我了



最后一张图堪称大三角,不要太香好吗!!!

强烈推荐!!!




我要吃粮(失智)给我78智和丹帝智

小智新手套可太色了

半露不露的(?)

手套这玩意真是让宝可梦官方玩出花了,我单方面决定这是小智最好看的一个手套!